当前位置: > 美体塑身 > 减肥大本营 >

体重直接影响职业发展,这个世界为何如此介意肥胖?

发布: 2015-02-16  | 来源:www.xdjk.net  |编辑:现代健康网  |查看:
本文作者张悦是PICOOC公司创始人,PICOOC致力于数字健康领域,2013年上市Latin智能秤后,陆续发布了第二代智能体脂秤S1、S2.2014年7月份获得腾讯、京东的2100万美金B轮投资。张悦之前还创办过移动应用开发培训公司博看文思。
导语:
本月13日中国军方颁布《军事体育训练改革发展纲要(2015—2020年)》,明文“约束”军人体重体脂率。而在我的周围,我也发现最热闹的“时尚”互联网圈、投资圈的精英白领们开始形成一股风,大家开始塑身,塑形,减重,运动。而在BAT、微软,思科等知名公司也有了一些不成文的规定,体重体脂率作为经理人晋升的一个重要参考因素。体重体脂率到为什么如此重要?
肥胖绝不仅是面子问题,而是生死问
肥胖绝不仅是面子问题,而是生死问
2月13日,总参谋部、总政治部、总后勤部、总装备部联合颁布《军事体育训练改革发展纲要(2015—2020年)》,系统提出推进军事体育训练改革发展的指导思想、发展目标、主要任务和相关政策。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提出在全军逐步推行军人体重控制计划,实行体重强制达标制度,把军人体重达标与晋职晋级晋衔直接挂钩。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让肥胖成为影响健康的世界性问题,而且已经蔓延至军营,不仅中国,各国军队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军人肥胖问题。
美军5.3%士兵体重超标裁军先拿胖子"开刀"
美军5.3%士兵体重超标裁军先拿胖子"开刀"
但是对军人而言,肥胖是关乎战场上个人技术、战术能力发挥的“生死”问题,不单纯是形象好坏的“面子”问题。因此,外军尤其是一些强国军队,对军人肥胖一直予以高度重视。美军的《军官晋升条例》中就明确规定,军人体能达标与晋升挂钩,连续三次体能考核不达标者还会退出现役。俄罗斯2009年也颁布了《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体能训练条例》,详细规定了体能训练的条件建设、器材配置标准和奖惩措施,而且俄军每年都会对体能训练达到最高等级标准的官兵予以嘉奖。对我军来说,现在开始重视以体能为中心的军事体育正当其时,不仅能够逐步提升我国军队的体能和实战能力,更是以军队为表率,让国民开始思考体重的重要性。
事业和体重从来都是相关联的
体重从来和事业都是相关联的的,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发现,比我们成功的人一般也都比我们瘦的原因。在美国,只有穷人才是胖子,各行各业的精英们一样时刻专注自己的身材。华尔街的金融精英们除了精致的西装和发型,健美的身材也是一个重要的识别标志。而潘石屹、王石等商界大佬,也是每天都走在锻炼的路上。自律的精神和强壮的体魄几乎是现代社会成功者的标签,而他们有一个共同敌人,就是肥胖。正所谓“体重不控何以控天下”,关注自己的身材,培养良好的习惯,自律的精神和强健的身体不仅会让我们飞得更高,也会让我们飞的更远。
UBS瑞银的总监RobertBefumo在跑道上热身
UBS瑞银的总监RobertBefumo在跑道上热身
肥胖已成为威胁健康的头号杀手
“一胖毁所有”真的不是网友开玩笑的危言耸听。肥胖或体重超重会降低人们的生活质量:不仅行动过慢,耐力、力量、灵活性下降,还会产生自卑、焦虑、依赖等心理障碍。世界卫生组织有报告指出,体重过重或身体肥胖对健康具有严重影响。脂肪过多会导致种种严重的健康后果,比如心血管疾病(主要是心脏病和中风)、二型糖尿病、骨关节炎等肌肉骨胳疾患和一些癌症(子宫内膜癌、乳腺癌和结肠癌)。这些病症造成过早死亡和严重残疾。超重和肥胖是全球引起死亡的第六大风险。每年,至少有340万成人死于超重或肥胖。另外,44%的糖尿病负担、23%的缺血性心脏病负担以及7%至41%的某些癌症负担可归因于超重和肥胖。
当心,你很可能中了隐性肥胖的毒
当心,你很可能中了隐性肥胖的毒
美国华盛顿大学卫生统计评估研究所分析了1980年至2013年间涵盖188个国家和地区的1700份调查报告,结果发现,当前,全球约70亿人中有21亿是胖子。如此高的肥胖比例意味着每三个人里面,就可能有一个胖子。就算你侥幸躲过了BMI的围追堵截,也未必就真是个健康的人。BMI虽然简单容易计算,但是用其来衡量是否属于肥胖可能不够严谨。2015年Q1,有品(PICOOC)会联合易观针对14年度35万PICOOC体脂秤用户发布一份健康报告。我们发现,在体重(BMI)未超标的情况下,8.17%的用户体脂率偏高,7.91%的用户内脏脂肪偏高。体脂率和内脏脂肪超标,也就是所谓的隐性胖,不仅同显性肥胖一样会增加患心脑血管疾病和二型糖尿病的风险,而且还会因为其不易察觉而危害更大。
24—55岁,社会中坚力量肥胖问题严
24—55岁,社会中坚力量肥胖问题严重
2008年以来,20岁及以上的成年人中有超过14亿人超重。占全球总人口数的20%。其中2亿多男性和近3亿女性为肥胖。统计数据显示,过去33年里,成年人的肥胖率增长了28%,而且以24—55岁的青壮年为主。而且我们也在用户数据中发现,在60、70、80、90后的用户人群中,有75%的男星内脏脂肪指数偏高,超过50%的女性体脂率偏高,在90后用户中,竟然有近80%的人基础代谢率不足。长此以往,这些潜在的危机必将转化为高血脂、脂肪肝等切实的健康问题,严重影响我们的生活质量。
未来的中国,绝对不该是一个胖子之国
目前,美国有7800万名肥胖人士,占全球肥胖者总数的13%,高居肥胖人口国家榜首。中国的肥胖人口排全球第二,肥胖人数为4600万。这还不包括体重达标体脂超标的隐性肥胖人群。保守估计,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,中国未来很有可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胖子大国。
面对如此同样严峻的肥胖问题,我们与美国的重视程度却截然不同。
作为全球肥胖率最高的国家,肥胖问题在美国每年增加社会的直接成本(如治疗服务)和间接成本(如由于过早死亡而失去的未来收益)的总额估计为1170亿美元。这数字已超过吸烟及酗酒问题的医疗保健成本,并占美国医疗卫生支出的6%至12%。美国历史上展开过多轮全民减肥计划,如2010年的“Let’sMove(让我们运动起来)”;美国政府还要求食品上必须标明脂肪含量等级,餐馆必须标明每道菜品的卡路里含量,且有义务劝导顾客适当减少高热量食物的摄入。在美国智能健康秤的市场占有率和认知度也远远领先于中国。
反观中国,还没有完整意义上的国家减肥计划,从政府到国民对肥胖问题的重视程度都还远远不够。这次国家颁令“约束”军人体重,某种意义上是开了一个好头。以国家对待“体重体脂率”问题的严肃态度,让国人意识到体重控制的严重性。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少将以“未来战争,军人拼搏的是力量而不是重量,是比肌肉而不是秀肥肉。”来解读中国军方在2月13号颁布的这道新命令。那么对于广大国民来说同样适用,创造并享受幸福生活,需要的是健康强壮的身体和积极、自律的生活态度,不是臃肿虚弱的身材和放任自己、得过且过的生活状态。
结语:
100多年以前,我们因为鸦片和孱弱被称作东亚病夫。100多年后的今天,我们不该因为超标的体重和体脂而成为东亚胖子。希望这次“强军必强体”的军人体能建设不仅能切实提升我军的作战能力,还能掀起“强民必强身”的全民减肥健身风潮。如果我们都希望60岁时能享受人生的乐趣而不是抱怨医院的拥挤,那么就从现在开始,关注自己,对肥胖say“No”.
回到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