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美体塑身 > 女性保健 >

一个人的闲暇时光 让阅读带来快乐

发布: 2019-07-01 21:14:22  | 来源:现代健康网综合  |编辑:www.xdjk.net  |查看:
本文相关:阅读快乐
收藏
一个人的闲暇时光 让阅读带来快乐
追求快乐和阅读,表面上看是两件相互冲突的事情,其实两者高度正相关。阅读会让人脑制造脑内啡,说到底其实是件挺划算的事。
小时候,阅读对我而言,是一件最自然的事。那个时代没有电动玩具,电视节目不是整天播放,南部乡下阳光酷烈时,我们就会被关在家里,哪儿也不准去。这时候,所有的文字,都成为打发时间最好的玩具,任何纸本都可以,漫画书、伊索寓言、中国民间故事、侦探推理小说、琼瑶小说、武侠小侠,都可以让我躲在家中的一个角落,磨过漫长的暑日。只要不吵闹、不捣蛋,家里大人都觉得好。
我常常想,如果我生在21世纪,还能不能如此开心地享受打发时间的阅读之乐?我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,所以对孩子们不肯读书,总是宽容,只是遗憾。
上了中学之后,阅读增添了功利的意义,阅读和考试成绩、未来前途画上等号。这段期间的阅读是责任、是义务,是不辩自明的理所当然。
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理解,这种功利的阅读,其实一点一点磨损了阅读的乐趣。所以孩子们不肯为考试成绩而阅读时,我竟无语反驳。
终于摆脱了成绩,摆脱了功利,离开了学校,我们为什么要阅读呢?
我们这一代很幸运,空余时间,没有iphone、没有平板计算机、没有脸书、没有YouTube,除了阅读,百无聊赖地阅读,能做的事很有限,点点滴滴也看了一些书;工作上困而求知,没有维基百科、没有Google、没有网友可以请教,也只能老老实实地读书。既消磨时间又有增益,外人看来也自觉高尚(下巴不自觉地拉高)。
可是科技讨好人性,几乎摧毁了阅读习惯。
智能型手机改变人类生活处处可见,面对面吃饭的家人朋友,人手一机,两眼不离手机,却吝于与最亲近的人眼神交会;夜晚追剧、聊天,坏了睡眠、毁了眼睛也不舍放弃。该呼吁的应对预防太多了,还有谁能谈谈科技如何摧毁了阅读?
时间分配当然是关键问题,如果一天盯着屏幕3小时,至少剥夺的是1个小时以上的阅读时间;但智能型手机的叮咚声刻刻催逼人,心自此无静下来的时刻,更是阅读的最大杀手。
我们常以为我们可以一心二用,其实心理学的实验早已证明,我们只是在玩注意力快速转移的游戏,注意东2秒,转移注意西2秒,跳跃来去的注意力,自以为可以串接2件事的串接,其实处处破绽疏忽,真遇上需要反复咀嚼、深思慢想的事,就只能在外围打转,永远无所得。
因为科技而跳跃的心,需要为阅读登记一个专属的时程,不是闲暇即可,需要专属、专心。
因此,人们为什么要阅读?就变成一个急于解答的话题。否则又如何能为阅读专辟时间呢?
刚开始我很功利地想到了“修女研究”。这是美国678位圣母学校修女会的修女们自愿参与完成的伟大研究,她们在生前每年接受各种身体检查与心智评估,死后捐出大脑,供解剖研究。
因为修女们的日常生活严谨规律且单纯,这些研究对了解阿兹海默症等认知功能缺乏症是最好的方式。历经20年的时间,678位修女的贡献,让我们更进一步了解阿兹海默症。
有一位萝丝修女活到100岁,生前没有任何认知功能障碍,死后大脑解剖也没有阿兹海默或中风的病理征兆,所以失智不能和老年划上等号。
最鼓舞人的是,有68位修女死后的大脑解剖呈现中到重度的阿兹海默症病理征兆,可是其中1/5,生前没有丝毫认知功能障碍,直白的说,就是完全看不出罹患失智症。
回头研究他们生前的日常生活,阅读、大量阅读是关键原因。阅读可以防失智,这该是最好的理由了吧?
可是,这理由太消极了。
近来阅读《放空的科学》一书,其中谈到了大脑中有一个区块叫“黑质”,是输送多巴胺的神经递质中心。这个区块对人类进步帮助极大,原本消极因应生存与繁衍单纯需求的人类,突然演化成积极对外冒险探索的新生物,这才让人类可以遍布世界且克服各种大自然残酷考验,成为今日的地球之王,依赖的就是这个区块对人类探索成就的奖励。
探索、冒险、完成,不需要诺贝尔奖的奖励,我们脑中的多巴胺,就是给我们最大的奖励。
我又回到了童年时的阅读,纯粹玩乐但极为专注的阅读,原来阅读是不必冒险的探索,我开始理解阅读时有所得或恍然大悟时的喜悦,是大脑给我奖励。
给自己排定专属的时间,去享受阅读的多巴胺吧。
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,发布文章 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,另:文章 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站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回到首页